故去

曾几何时
我你如此年轻
当河水流过
快乐与快乐就汇成了飞纵的一跃
在水底
靠近了自由和爱情
游入了混乱与无奈
直到祭祀的深渊
在灵魂的社坛
幽灵用甜蜜的未生即死让我们窒息而游离
三年后
忽然而至的短信衔着渴望
让春风飞舞
轻轻的吹拂着原野上的爱火重燃
我却只能让你静静安睡
忘记坎坷和忧伤
抖落辛酸与苦闷
挥去心碎的过去
然后发现
确已毫无眷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