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的感觉如同飞线般

从大庆至新肇,年前终于成行了。车窗外白雪皑皑,一片银光延向远方,与苍穹连成一片。车厢内轮轨的叩击声,单调又熟悉,现实与记忆交错呈现于脑海,列车的笛音,原野的回响,冰河的应和,森林的沉默,大地的叹息,飞雪的欢歌,故人的寒暄,情人的呢喃,层层叠沓,冻结了此刻的生命,此生也许就如同这列客车,简单的驶向未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